接近星辰的城市

有这样一个传说,布拉格之城在出现之前其伟大命运就已被预言过:“我发现了有一座城,它的荣光可与日月争辉。

传说中的莱布丝公主的这句话似乎已经安排好了这个位于伏尔塔瓦河附近,处于森林深处的隐蔽之处的命运——后来,这里的第一批居民新建了一座城堡,为布拉格城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时至今日,与星辰、天文学和占星术的神秘联系依旧是布拉格的特色。或许是因为某颗幸运之星的庇护,布拉格在经历了诸多战火和灾难后依旧矗立在大地上,保留着自己的独特性:千年来的多种建筑风格形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堪称全球首例,绝无仅有。

 

布拉格的神秘气息一再让亲临此城的人们沉醉其中,其中包括著名的科学界权威、知名艺术家和君王,他们在中欧的十字路口驻足停留,甚至把自己的命运与这座城市紧紧拴在一起。是他们赋予了布拉格独特的优雅高贵与无限魅力?她的秘密是什么?捷克作家雅各布·阿比斯从何处注意到了布拉格“神秘不可测的超自然能力”?我们似乎很难找到一个简单的答案,因为在布拉格的表象之下潜藏着某些力量,这些力量避开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误导着我们的理解。想深入了解布拉格的人必须知道她的一些故事——这些故事甚至无法从最详实的指南上探究一二,正如德国作家奥斯卡·维纳描述的那样,我们只能这样做:亲自来看她,游走在这里的街头巷尾,亲眼观看这座充满古怪与幻想的城市——中欧地区跳动不停的心脏。即便是最优美的诗歌或小说也无法捕捉到布拉格神秘、美丽气质的冰山一角。

江湖术士与科学家之王

在鲁道夫二世统治时期(1621年去世),布拉格或许经历了最为繁荣的时期。作为捷克历史上最古怪的一位君王,鲁道夫二世将布拉格设为自己的帝国都城,在这里积聚了大量财富,既有很多小发明和古玩,也有当时最为丰富的艺术珍藏。如今,只能在布拉格城堡美术馆观赏到一小部分宝贵但命运多舛的艺术收藏,包括维罗纳、杜勒、汉斯·凡·亚琛等人的作品。

布拉格城堡美术馆
show

Portrait of Rudolf II by Hans von Aachen  Alchemists in the court of Rudolf II

 

在鲁道夫二世统治期间,布拉格弥漫着古怪的气息,这种氛围在占星家、形而上学者和江湖术士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鲁道夫二世对占星的痴迷吸引了知名天文学家和炼金师齐聚布拉格。相传,布拉格风景如画的黄金小巷曾住着很多拥有神秘技术的大师,令人庆幸的是,这条小巷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到了今天。

黄金小巷
show

另一个事实的驳论则是,就在隔壁,曾住过几个世纪前最大的天文反叛者乔尔丹诺·布鲁诺,后来,因为坚持“地球与太阳均非宇宙的中心且宇宙是无限的”这一观点而被烧死。在布拉格,从天文钟望出去,在静候国王鲁道夫二世任命而最终落空期间,他著有两篇论文:其中一篇是献给鲁道夫二世的绝笔信,题目为“反对同代数学家和哲学家的一百六十篇文章”。

几乎在布拉格的每个角落,你都会发现关于这两位著名天文学家的记忆。

追随著名天文学家的脚步
追随著名天文学家的脚步
Slideshow
安妮女王夏日皇宫 Thinkstock

安妮女王夏日皇宫

安妮女王夏日皇宫,又名瞭望台,是阿尔卑斯山北部最为纯正的文艺复兴样式建筑。相传,布拉赫和开普勒曾在这里观测天象。

华伦斯坦宫 Thinkstock

华伦斯坦宫

在华伦斯坦宫,也就是如今的捷克上议院,有一个天文回廊,上面刻有伽利略的发现,如土星有两个月亮,而不是光环,金星的相变。据说,在上面雕刻伽利略的成就源于1628年约翰尼斯·开普勒最后一次参观布拉格时的提议。华伦斯坦宫由乔瓦尼·皮耶罗尼负责督建,此人曾拜伽利略·伽利雷为师。

斯特拉霍夫修道院 © Roman Cestr

斯特拉霍夫修道院

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内有一座著名的图书馆,拥有20万多部珍贵藏书。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老城广场天文钟拯救者安东尼·斯特尔纳德(1746年-1799年)的藏书及多篇数学论文。这些藏书中既有第谷·布拉赫图书馆的珍贵书籍也有此人的作品。在神学馆,我们会看到大量独一无二的陆地和天文地球仪。而在哲学馆和天文学馆中,则悬挂着很多天文学图文壁画。

球类运动大厅 archiv Photo-Prague (COEX)

球类运动大厅

布拉格城堡的“数学塔”建于17世纪。最初建筑结构采用的石材源自12世纪,在连接第二、三道庭院的走廊中依稀可见。国王鲁道夫二世曾在这座塔中渡过了很长时间,放置了很多天文学仪器,约翰尼斯·开普勒也会来这里拜见他。在御花园球类运动大厅的四壁上,悬挂着刻有天文学、几何学和算术寓言等壁画。

施瓦岑贝格宫殿 archiv Photo-Prague (COEX)

施瓦岑贝格宫殿

赫拉强尼广场(Hradčanské náměstí)中的施瓦岑贝格宫殿。据说,在宫殿二楼,第谷·布拉赫在这里享用了生前的最后一次晚宴。如今成为捷克国家美术馆。

查理大学 © Eliška A. Kubičková

查理大学

1604年至1607年,约翰尼斯·开普勒曾住在位于水果市场12/573号的查理大学宿舍。也就是在这里,他发现了火星的椭圆形轨道。1604年,在花园中的木楼上,他观测到蛇夫星座的一颗超新星。

克莱门特学院 © Thinkstock

克莱门特学院

中欧地区最古老且依旧在使用的气象站。自1775年起就定期开展测量。在这处对公众开放的气象塔中,你会发现一个翻修过的古老象限仪和其他气象测量仪,还可以参观镜子教堂上方的巴洛克式大厅,观赏1727年建造的天花板壁画,其中多为科学寓意壁画。古老的数学馆(现为音乐系)中的天花板壁画有趣地展示了在18世纪哥白尼学说不被教会接受的情况下如何向耶稣会学员展示哥白尼宇宙模型的情形。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暂居布拉格期间曾在克莱门特学院授课。

开普勒旧居 archiv Photo-Prague (COEX)

开普勒旧居

位于查理街5号的开普勒旧居。约翰尼斯·开普勒从1607年到1612年暂居此地,并完成了自己的《新天文学》一书。今天,这里可能是布拉格规模最小的博物馆,展示约翰尼斯·开普勒的工作起居。与此同时,这也是世间唯一幸存的开普勒旧居。也就是在这里,开普勒提出了雪花具有六边形的观点,从事光学研究并制作出折光式望远镜。

x 1 /

天文学家的学生与教师的神秘之死

第谷·布拉赫被视为夜观天象最准确的天文家,其天文观测结果在60年后,也就是望远镜发明后才被后人超越。因与克里斯蒂安四世不合,第谷·布拉赫离开丹麦投入鲁道夫二世麾下。尽管他是一名科学家,却以占星家的身份为鲁道夫二世服务。据说,他甚至预测出,鲁道夫二世的命运会与自己最爱的狮子的命运紧密相连。相传,鲁道夫二世确实是在自己最爱的狮子死后几天内去世的。

当然,也有关于第谷·布拉赫本人去世的各种传说。据说,第谷·布拉赫在观测日食时因膀胱破裂而死;另有传说称,膀胱破裂是因其过于胆小,不敢在国王鲁道夫御宴前起身如厕导致的。而新一轮的臆测与假设却共同得出这样的推断:第谷·布拉赫服毒自杀,或者死于他杀。其中一个版本的传言称,他是被听命于克里斯蒂安四世的一位瑞典贵族所杀,还有传言称第谷·布拉赫是被自己的助手约翰尼斯·开普勒所杀,因为后者急于得到布拉赫40多年来积累的大量珍贵天文笔记,只有这样,年轻的开普勒才能拥有耀眼的事业。

长达400年的死亡之谜在近期终于有所突破。2009年1月,丹麦请求挖出葬于老城广场蒂恩教堂的第谷·布拉赫的尸体。第二年,丹麦科学家小组抵达布拉格,研究第谷·布拉赫的骸骨以查看第谷·布拉赫是否死于氯化汞中毒。11月15日,考古学家们在锡制棺材中掘出布拉赫的骸骨,包括部分长骨、肋骨和头骨,并将其运送到布拉格的那郝莫尔斯医院,利用计算机断层摄影技术进一步分析研究。

 

Exhumed remains of Tycho Brahe   Exhumed remains of Tycho Brahe

© ČTK

 

两年后,得出的死亡报告证明称:布拉赫死于自然原因,而非中毒

在400多年后,约翰尼斯·开普勒才洗脱了嫌疑犯的罪名。这位知名的科学家最初在布拉格担任第谷·布拉赫助手,帮助精确计算火星的轨道。布拉赫死后,开普勒接替了他的职务,成为御用数学家和天文学家,继续自己的工作。正是在布拉格,开普勒成为发现并在《新天文学》一书中发表两大行星运行定律(共发现了三大规律)的第一人,从而进一步缩小了天文学的基本范围。直到半个世纪后,科学界才用实验方法证实了他提出的定律,而且多年后,这些定律还帮助火箭设计师成功发射了第一批人造卫星和太空探测器。

恒星电脑

老城广场天文钟可能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为完好的中世纪天文钟。1410年,这座天文钟被安在老城市政厅的塔楼上,其设计者为Jan Ondřejův,又名Šindel,其中发条装置由Mikuláš z Kadaně制造。这座中世纪天文钟的中心——齿轮分别配有365、366和379个齿,以保证代表太阳、月亮和十二宫图指针的移动,这些齿轮保存完整且依旧可用。在15世纪末,天文钟加入了日历显示,1866年,重新安装了由艺术家Josef Mánes绘制的最新天文钟。Jan Ondřejův(1375年-1454年)是一位知名的中世纪天文学家、数学家和医生,其工作成果曾受到第谷·布拉赫的赞赏

 

 

© Thinkstock                                                  © Thinkstock

 

如今的天文钟就是一个天体观测仪——即根据数学原理制成的一种常用模拟电脑,用以展示天体在宇宙中的确切位置,此外,还可在天文钟上看到太阳目前所处的黄道带标志,查到太阳距离地平线的距离、太阳升落时间、二至点和昼夜平分点的日期等内容。带有小金星的指针表示星光出现的时间。18世纪出现的精密仪器搭载了可移动的12门徒图像,位于天文钟小时顶端的上部,使得整体功能更加完善。

相传,天文钟的运行也在某些方面暗示了捷克的命运。在这台天文钟运行期间,一切都很美好,而一旦停止运行,事情可能就会变得糟糕。最近一次这样的情形发生在2001年,也就是新年前夕午夜到来之前,这座天文钟(现在使用了电子系统)出了一点小毛病,停止摆动——而在2002年8月,布拉格就遭遇了特大洪涝。

 

布拉格

收藏夹